原创大国组局斗地主,麻将概率表

2020-02-29 19:52
    TPP 是什么?TTIP 呢?RCEP 呢?
    这些可不是字母的简单排列组合,它们可能关乎今后几十年的国际政
     
    治经济版图。
    这些字母组合,是正在酝酿中的几个宏大的地区经济伙伴关系协议。
     
    经济学者说,国际贸易是 “意大利面条碗”,混杂繁复,一点也不
     
    赏心悦目。无数双边或地区自由贸易协定在全世界做着 “连线游戏
     
    ”,各种或交叉或排斥的自贸区把国际贸易变成专业律师的技巧竞赛
     
    国家之间的自由贸易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各国经济周期就像女性
     
    生理周期,不仅难以阻止,还很难调整同步。那些处在经济动荡期的
     
    国家,稳定国内局势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指责外国人。因此,成员国众
     
    多的世界贸易组织(WTO)成立将近 20 年才勉强达成一个协议。
    多边自由贸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还记得世贸组织多哈回合谈判吗?好像听说过,据说还没有谈完。知
     
    道谈了几年了吗?才 15 年呢,不急,不急……可是你们现在聊 15 
     
    年前准备聊的事情,还赶趟吗?
    国际多边贸易体系是什么东西?简单说,做生意得守规矩,不能只看
     
    结果。国家之间的贸易不是玩 “大航海时代” 买低卖高那么简单,
     
    政府既得给出口商求福利,也不能不顾国内制造商的利益。要实现共
     
    赢,就得设计一套大家接受的规则,在此基础上降低贸易成本。
    规则是什么?说起来也不过几个要点:贸易不歧视原则,在准入问题
     
    上施行最惠国待遇,在国内市场引入国民待遇;另外,贸易政策要透
     
    明、要互惠、要有弹性,发生冲突得有地儿说理;最后,多边体系决
     
    策基于全体一致原则。
    从 1947 年到 1960 年,三回合多边贸易谈判打通贸易管道。诸如货
     
    币兑换等 “基础设施” 就是在这些谈判中实现战后重建的。从 
     
    1960 年到 1972 年,老革命遇上新问题,欧洲一体化产生的贸易转
     
    移让美国坐不住。通过两回合谈判降低关税,试图实现地区主义和多
     
    边主义携手共进。1973 年,面对欧共体扩大、石油危机,东京回合
     
    谈判启动减税和降低贸易壁垒谈判。20 世纪 80 年代中期,乌拉圭
     
    回合谈判经历了 8 年磋商,终于创立了世贸组织。
    多哈回合谈了 15 年,还是勉强得出一个旨在确保快速通关的巴厘岛
     
    一揽子协定。一定程度上填补了 1995 年以来国际电子商务蓬勃发展
     
    留下的贸易规则空白。
    从这些成果来看,多边贸易体系的确减少了贸易成本。不过,多边贸
     
    易体系的作用就像一个抛物线,随着外界 “风阻” 增大,越来越显
     
    得举步维艰。不少经济学者认为,从 2007 年全球金融危机开始,全
     
    球化进程就开始原地徘徊。经济衰退让多数国家开始警惕全球化,购
     
    买国货的声音在不少国家内出现;油价波动和中国劳动力成本提升也
     
    让传统意义上的全球化面临困难。向比 2006 年,今天全球化生产的
     
    比例实际上并没有明显增加。
    全球化遇阻,地区化却蓬勃发展。揭秘网络直播推筒子 截至 2014 年,全球有 585 个双
     
    边或区域贸易协定,九成是自由贸易协定。说得通俗一点,当下政府
     
    外贸政策不提自贸协定,似乎就土的掉渣。相比之下,多边自由贸易
     
    就像退居二线的老领导,门前冷落车马稀。
    区域化是多边自由贸易的 “孵化器”?
    在经济动荡时期,很少有人会计算大量从中国这样的新兴市场进口会
     
    产生什么机遇,而是关注国内就业岗位和选票。于是,“抱团取暖”
     
    ,用区域协定的方式固定贸易利益就显得理所当然。
    支持者宣扬,区域贸易安排与全球化并行不悖,是多边贸易的孵化器
     
    和训练场,会在一定时间内扩大成所有人得益的多变系统。但是,伤
     
    害也同样明显。区域一体化带来的复杂贸易规则实际上增加了贸易和
     
    管理成本;区域经济保护主义也会自然而然地代表地区利益集团,反
     
    对进一步推进自由化。
    多边自由贸易为什么失败?世贸组织为什么无效?相比前几回合谈判
     
    ,参与成员从十几个国家扩大到 159 国,全体一致的表决方式就像
     
    在几乎所有政府间国际组织里一样变得越来越不显示。传统谈判中,
     
    欧美日三方达成一致基本就定下了多边贸易的大框架,发展中国家往
     
    往乐于搭便车;如今,新兴经济体同样算计精明,凭借不断增长的重
     
    要性维护自身权益。另外,谈判涉及的内容越来越多,农业、知识产
     
    权等领域都遇到困难,碎片化发展的服务业比工业产品贸易谈判更加
     
    复杂。
    在公共服务领域,国际商业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形成矛盾,政府的行
     
    为可能会挑战国际多边贸易协定的规定。麻将概率表 例如,政府希望通过教育让
     
    本国年轻人认识自己的历史,或植入国家意识形态,但这与全球化的
     
    教育产业目标相违背,因为全球化的教育产业希望培养去国家化的人
     
    ,到最后可能导致青年人无法流利使用本国语言或本国字母。
    这些因素给政府合理理由产生怀疑:国际贸易的发展真的是由于世贸
     
    组织代表的多边贸易体系吗?还是因为生产率提高、物流成本降低、
     
    国际资本流动性增加等客观因素造成的。既然可以双边谈贸易或建立
     
    区域贸易壁垒,多边贸易谈判真的必要继续吗?
    这边没聊完,那边已经斗上地主了……
    比较而言,泛太平洋伙伴协议(TPP)在当今区域贸易合作中最出名
     
    。这个刚刚完成签字的协议在今后两年时间里还会不时出现在媒体笔
     
    端。就算所有 12 国均通过协议,也少不了大规模的游街抗议。TPP 
     
    试图建立一个亚太自由贸易区。从涉及内容看,主导 TPP 的美国关
     
    注的不是产品买卖,而是供应链和服务。TPP 之所以招致不少反对,
     
    也正是因为如此:关注专利权保护,是不是在维护制药企业的利益?
     
    关注知识产权,是要保护好莱坞?关注环境标准,是在兜售环保技术
     
    ?这样做是不是在把权力拱手交给跨国企业?
    众所周知,TPP 不包括太平洋地区的重要经济体中国。有经济学者认
     
    为,这种情况是 “在王子不在场的情况下排演哈姆雷特”。要知道
     
    ,中国可能成为美国之后最愿意捍卫自由贸易的国家。如果中国日后
     
    一起 “踢屁屁”,就意味着接受美国在世贸体系之外制定的标准。
     
    这个不太可能。中国也可以学习美国创造另外一个 “平行宇宙” 嘛
     
    另一个 “平行宇宙” 可能是区域全面合作伙伴协议(RCEP)。RCEP 
     
    正在加紧谈判,但问题在于类似日本这样 “脚踩两只船” 的经济体
     
    ,双重成员身份可能成为政治经济要挟的筹码;而东盟国家中会不会
     
    因为这两个经济合作协定分裂成亲 TPP 阵营和亲 RCEP 阵营。另外
     
    ,谈判中加入印度真的不会影响进展吗?
    除了 “踢屁屁”,美国还在推动 “经济北约”——“跨大西洋贸易
     
    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可惜,这个贸易谈判两头不讨好。
     
    欧洲可能会因为 TTIP 获得 0.025%至 0.05%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
     
    也就是每个人每年增加 2.6 欧元:一杯咖啡钱。这一协定可能导致
     
    欧盟成员国内部分化也是不得不考量的风险。在美国,大量制造业工
     
    作岗位可能因为 TTIP 流失。而所谓 “投资者—政府争端解决机制
     
    ” 更倾向于跨国企业利益,在大西洋两岸都不讨喜。
    此前,没有一个规模类似于 TPP、RCEP 或 TTIP 的区域贸易安排成
     
    功。对于世贸组织而言,这种大国组局 “斗地主” 比丛生的自贸协
     
    定还危险。多边自由贸易机构存在的价值是保护弱国,而在双边或区
     
    域一体化中,小国的集体谈判能力受到限制。在后多哈回合时代,世
     
    贸组织很可能面临边缘化的命运。
    麻将 斗地主 大国 组局 概率 TPP 是什么